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风流欧阳克
风流欧阳克
 却说那牛家村店中,完颜洪烈、彭连虎等人给黄药师赶走之后,却唯独忘了那断了腿的欧阳克,此时他已经饿了好久,终于忍耐不住,从内堂爬了出来。-
  陆冠英和新婚妻子程瑶迦本来正在温存亲热,忽见艺人手掌撑地爬出,均是大惊,陆冠英拔刀在手,欧阳克本就受伤甚重,又见刀光晃眼,一时之间支持不住,趴倒在地。-
陆冠英见是个腿脚不方便之人,而且面有病容,他本是好人,心中不忍,赶忙上前将欧阳克扶住,将他扶在了板凳上,让他背心靠着桌边。-
“啊?是他?”程瑶迦这个时候惊呼一声,原来是认出了欧阳克乃是在宝应曾经擒拿过他的淫贼恶人。-
陆冠英一愣,道:“娘子,你认识他?”-
程瑶迦道:“他……他是坏人,我认得的!”-
陆冠英吃了一惊,欧阳克虚弱地道:“二位求个好心,给碗饭吃,我快饿死了!”程瑶迦虽然痛恨欧阳克曾经企图抓她,可是她本来就心慈仁善,而此时见欧阳克如此惨状,终究心中不忍,兼之正当得了如意郎君,心里欢喜,去了厨房取了米饭送来给欧阳克吃,顺便还怕他噎着,找了些清水给他下饭。
-  黄蓉在密室内见程瑶迦取饭给欧阳克吃,暗暗叫苦,心道这程家姑娘当真是愚蠢之极,欧阳克这下流坯子如何救得?一旦他恢复体力,自己等人如何抵抗得了?只是如今要为郭靖疗伤,半分动弹不得,也只能听天由命!
-  欧阳克早已饿极,就着清水吃了两大碗饭,他本是个好色之徒,此时体力恢复,看到那美貌的程瑶迦,又起色心,随即又想起黄蓉,于是道:“黄家姑娘在哪里?”-
陆冠英不解,问道:“哪一位黄家姑娘?”
-  欧阳克道:“桃花岛黄药师的闺女啊!”
-  陆冠英一惊,道:“你认得我黄师姑?我听说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  欧阳克一愣,心想这人胡说八道,方才自己还听到黄蓉声音,他怎么可能死了?当下笑道:“你可别骗我,方才我还听到她的声音!”
-  说着,欧阳克左手往桌上一按,左手在桌上一按,翻转身子,此时右手断臂已然续起,伤势已大致痊可。
-  他双手撑地,里里外外寻了一遍,回想适才黄蓉的话声来自东面,但东首是墙,并无门户,仔细琢磨,料想碗橱之中必有蹊跷。
-  当下将桌子拉到碗橱之前,翻身坐在桌上,拉开橱门,满拟橱中必是一道门户,哪知里面灰尘满积,污秽不堪,甚是失望。-
凝神瞧去,见铁碗边上的灰尘中有数道新手印,心念一动,伸手去拿,数拿不动,继以旋转,只听轧轧声响,橱中密门缓缓向旁分开,露出黄蓉与郭靖二人端坐小室。
-  他见到黄蓉自是满心欢喜,但见郭靖在旁,却又怕又妒,呆了半晌,问道:“妹子,你在这里练功夫么?”-
黄蓉在小孔中见他移桌近橱,料知必定被他识破行藏,即在盘算杀他之法,待见密门移动,在郭靖耳畔悄声道:“我引他近前,你用降龙掌一招送他的终。”郭靖道:“我使不出掌力。”-
黄蓉欲待再说,却见欧阳克已然现身,心想:“怎生撒个大谎,将他远远骗走,挨过这剩下来的五日五夜?”
-  欧阳克初时颇为忌惮郭靖,但见他脸色憔悴,想起叔父曾说已在皇宫中用蛤蟆功将他震死,原来居然未死,但受伤也必极重。他瞧了两人神情,已自猜到七八分,有心再试一试,说道:“妹子,出来吧,躲在这里气闷得紧。”说着便伸手来拉黄蓉衣袖。-
黄蓉提起竹棒,一招“棒打狗头”,往他头顶击去,出手狠辣,正是“打狗棒法”中的高招。棒夹风声,来势迅猛,欧阳克忙向左闪避,她竹棒早已变招横扫。欧阳克吃了一惊,一个筋斗翻过桌子,落在地下。黄蓉若能追击,乘势一招“反戳狗臀”,已可命中他要害,但她盘膝而坐,不愿冒险出室,心中连叫:“可惜!”-
陆冠英和程瑶迦忽见橱中有人,都吃了一惊,待得看清是郭黄二人,黄蓉与欧阳克已动上了手。
-  欧阳克一落下立即双手撑地,重行翻上桌子坐定,施开了擒拿法,勾打锁击,隔着密室之门与黄蓉相斗。-
黄蓉打狗棒法虽然奥妙,但身子不能移动,出招时不便使力,欧阳克的武功更高出她甚多,只拆了十余招,已左支右绌,险象环生。陆冠英夫妇操刀挺剑,上前夹攻。欧阳克纵声长笑,猛地发掌往郭靖脸上劈去。
-  此时郭靖全无抗拒之能,见到敌招,只有闭目待毙。黄蓉大惊,伸棒挑去。欧阳克手掌翻转,已抢住棒头,往外急夺。黄蓉哪有他的力大,身子一晃,只得撒手松棒,回手在怀中一探,一把钢针掷了出去。-
两人相距不过数尺,欧阳克待见光芒耀目,钢针已迫近面门,急忙腰间使力,仰天躺向桌面,避过钢针。陆冠英见他这形势正是俎上之肉,举刀过顶,猛往他颈中斫下。欧阳克向右滚开。嚓的一声,陆冠英钢刀砍入板桌,只听头顶嗤嗤声响,钢针飞过,突觉背上一麻,半边身子登时呆滞,欲待避让,右臂已让敌人从后抓住。-
程瑶迦大惊来救。欧阳克笑道:“好极啦。”当胸抓去,出手极快,早已抓住她胸前衣襟。程瑶迦忙回剑砍他手腕,同时向后跃开,但听嗤的一响,衣襟已给他扯下一块,露出里面一点杏黄的肚兜,吓得她长剑险些脱手,脸上没半点血色,哪敢再行上前。
-  欧阳克坐在桌角,回头见橱中密门又已闭上,对适才钢针之险,心下也不无凛然,暗道:“这小妮子当真不好斗。啊哈,有了,待我将那程大小姐戏耍一番,管叫这姓郭的小子和小妮子听得心烦意乱,把持不定,坏了功夫,那时岂不乖乖地听我摆布?”-
想到此处,心头大喜,寻思:“黄家这小丫头是天仙一般的人物,我总要令她心甘情愿地跟我一辈子,倘若用强,终无情趣。此计大妙,妙不可言!”对程瑶迦道:“喂,程大小姐,你要他死呢,还是要他活?”
-  程瑶迦见丈夫身入敌手,全然动弹不得,忙道:“他跟你无冤无仇,求求你放了他吧。刚才你饿得要命,不是我装了饭给你吃吗?”欧阳克笑道:“两碗饭怎能换一条性命?嘿嘿,想不到你全真派也有求人的日子。”-
程瑶迦道:“他……他是桃花岛主门下的弟子,你别伤他。”欧阳克笑道:“谁叫他用刀砍我?若不是我避得快,这脑袋瓜子还能长在脖子上么?你不用拿桃花岛来吓我,黄药师是我岳父。”程瑶迦也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忙道:“那么他是你的晚辈,你放了他,让他跟你赔礼?”欧阳克笑道:“哈哈,天下哪有这么容易的事?你要我放他,也非不可,但须得依我一件事。”
-  程瑶迦见到他脸上的淫邪神色,已料知他不怀好意,当下低头不语。欧阳克道:“瞧着!”举起手掌,啪的一声,将方桌击下一角,断处整整齐齐,宛如刀劈斧削一般。程瑶迦不禁骇然,心道:“就是我师父,也未必有此功夫。”须知欧阳克自小得叔父亲传,功夫确比中年方始学艺的孙不二精纯,他见程瑶迦大有骇怕之色,洋洋自得,说道:“我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是不听话,我就在他头颈中这么一下。”说着伸手比了比。程瑶迦打个冷战,惊叫一声。
-  欧阳克道:“你听不听话?”程瑶迦勉强点了点头。欧阳克笑道:“好啊,这才是乖孩子呢。你去关上大门。”程瑶迦犹豫不动。欧阳克怒道:“你不听话?”程瑶迦胆战心惊,只得去掩上了门。欧阳克笑道:“昨晚你两个成亲,我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洞房花烛,竟不宽衣解带,天下没这般的夫妻。你不会做新娘子,我来教你。你把全身衣裳脱个干净,只要剩下一丝半缕,我立时送你丈夫归天,你就是个风流小寡妇啦!”
-  陆冠英身不能动,耳中听得清楚,只气得目眦欲裂,有心要叫妻子别管自己,快些自行逃命,苦在口唇难动。
-  黄蓉当欧阳克抓住陆冠英时,已将密门闭上,手抓短剑,待他二次来攻,忽听他叫程瑶迦脱衣,不觉又气恼又好笑。她是小孩心性,虽恨欧阳克卑劣,但不自禁地也想瞧瞧这个扭扭捏捏的程大小姐到底肯不肯脱。
-  欧阳克笑道:“脱了衣裳有什么要紧?你打从娘肚皮里出来时,是穿了衣裳的么?你要自己颜面呢,还是要他性命?”
-  程瑶迦沉吟片刻,惨然道:“你杀了他吧!”欧阳克说什么也料不到她竟会说这句话,微微一怔,却见她横转长剑,径往颈上刎去,急忙挥手发出一枚透骨钉,铮的一声,将她长剑打落在地。-
程瑶迦俯身拾剑,忽听有人拍门,叫道:“店家,店家!”却是个女子声音,她心头一喜:“有人来此,局面可有变化。”忙俯身拾起长剑,立即跃出去打开大门。只见一个浑身素服的妙龄女子站在门外,白布包头,腰间悬刀,形容憔悴,却掩不住天然丽色。程瑶迦不管她是何等人物,总是绝境中来临的救星,忙道:“姑娘请进。”-
那少女见她衣饰华贵,容貌娇美,手中又持着一柄利剑,万万想不到这荒村野店板门开处,竟出来这样一位人物,不禁一呆,说道:“有两具棺木在外,能抬进来么?”
-  程瑶迦只盼她进来,别说两具棺木,如是一百具、一千具尤其求之不得,忙道:“好极,好极!”那少女更感奇怪,心道:“棺木进门,大大犯忌,为什么‘好极’?”向外招手,八名夫子抬了两具黑漆的棺木走进店堂。
-  那少女回过头来,与欧阳克一照面,大吃一惊,呛啷一响,腰刀出鞘。欧阳克哈哈大笑,叫道:“上天注定咱们有缘,当真逃也逃不掉。送上门来的艳福,不享大伤阴骘。”这少女正是曾遭他擒获过的穆念慈。
-  她在宝应与杨康决裂,伤心断发,万念俱灰,但世上尚有一事未了,便赶赴中都,取了寄厝在寺庙里的杨铁心夫妇灵柩,护送南下,要去安葬于临安牛家村义父义母故居,然后出家为尼,其时蒙古兵大举来攻,中都面临围城,兵荒马乱之际,一个女孩儿家带着两具棺木,一路上费了千辛万苦,方得扶柩回乡。她从未到过牛家村,见村中尽是些破烂的村屋,唯有傻姑那家小酒店,便去探问,岂知竟撞到了欧阳克。-
她不知眼前这锦衣美女也正受这魔头的欺辱,当日程瑶迦遭掳,穆念慈却让欧阳克藏在空棺之中,两人没会过面,还道程瑶迦是他姬妾,向她虚砍一刀,夺门便逃,只听得衣襟带风,一个人影从头顶跃过。-
穆念慈举刀上撩,欧阳克身子尚在半空,左手食拇两指已捏住刀背一扯,右手拉住她手腕。穆念慈腰刀脱手,身子腾空,两人一齐落在进门一半的那具棺木之上。四个夫子齐叫:“啊也!”棺木落地,只压得四名夫子的八只脚中伤了五六只。欧阳克右手将穆念慈搂在怀里,左手挥刀背向夫子乱打。四名夫子连声叫苦,爬过棺木向外急逃,另外四名夫子抛下棺木,力钱也不敢要了,纷纷逃走。-
陆冠英身离敌人之手,便即跌倒。程瑶迦抢过去扶起,她对眼前情势大是茫然,正筹思脱身之策,欧阳克左手在棺上一按,右手抱着穆念慈跃到桌边,顺手回带,又将程瑶迦抱在左臂弯中。他将两女都点了穴道,坐在板凳之上,左拥右抱,哈哈大笑,叫道:“黄家妹子,你也来吧。”-
正自得意,门外人影闪动,进来一个少年公子,却是杨康。-
他与完颜洪烈、彭连虎等从黄药师胯下钻过,逃出牛家村。众人受了这番奇耻大辱,默默无言地低头而行。杨康心想要报此仇,非求欧阳锋出马不可,他到皇宫取书未回,于是禀明了完颜洪烈,独自回来,在村外树林中等候。-
那晚周伯通、欧阳锋、黄药师三人忽来忽去,身法极快,以杨康这点功夫,黑夜中又怎瞧得明白?到得次日清晨,却见穆念慈押着棺木进村。他怦然心动,悄悄跟在后面,见她进店,抬棺的夫子急奔逃走,好生奇怪,在门缝中一张,黄药师早已不在,穆念慈却给欧阳克抱在怀中,正欲大施轻薄。-
欧阳克见他进来,叫道:“小王爷,你回来啦!”杨康点了点头。欧阳克见他脸色有异,出言相慰:“当年韩信也曾受胯下之辱,大丈夫能屈能伸,那算不了什么。待我叔父回来为你出气。”杨康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望着穆念慈。欧阳克笑道:“小王爷,我这两个美人儿挺不错吧?”杨康又点了点头。当日穆念慈与杨康在中都街头比武,欧阳克并未在场,不知两人之间这段渊源。-
杨康初时并没把穆念慈放在心上,后来见她对己一往情深,不禁感动,而此女又美貌逾恒,数次交往,遂结婚姻之约,杨康数次欲求肌肤之亲,均为所拒,不由得爱意更增。这时见欧阳克将她抱在怀里,心中恨极,脸上却不动声色。-
欧阳克笑道:“昨晚这里有人结亲,厨中有酒有鸡,小王爷,劳你驾去取来,咱俩共饮几杯。我叫这两个美人儿脱去衣衫,跳舞给你下酒。”杨康笑道:“那再好没有了。”-
穆念慈突然见到杨康,惊喜交集,可是他对自己竟丝毫不加理睬,早已十分着恼,待见他神情轻薄,要随同欧阳克戏侮自己,胸中更一片冰凉,只待手足一得自由,决意便自刎在这负心郎之前,正好求得解脱,从此再不知人世间愁苦事。
-  只见他转身到厨中取出酒菜,与欧阳克并坐饮酒。欧阳克斟了两碗酒,递到穆程二女口边,笑道:“先饮碗酒,以助歌舞之兴。”二女虽气得几欲昏晕,苦于穴道遭点,酒碗触到唇边,无法转头缩避,都给他灌下了半碗酒。
-  杨康道:“欧阳世兄,你这身高明功夫,我真羡慕得紧,先敬你一杯,再观赏歌舞。”欧阳克接过杨康递过来的酒碗,一饮而尽,随手解开二女的穴道,双手仍按住她们背心要穴,笑道:“乖乖地听我吩咐,那就不但没苦吃,还有得你们乐的呢!”对杨康道:“小王爷,你喜欢哪个妞儿,凭你先挑!”杨康微笑道:“这可多谢了。”-
穆念慈指着门口两具棺木,凛然道:“杨康,你瞧这是谁的灵柩?”
-  杨康回过头来,见第一具棺木上朱漆写着一行字:“大宋义士杨铁心灵柩”,心中一凛,脸上却漫不在乎,说道:“欧阳世兄,你紧紧抓住这两个妞儿,让我来摸摸她们的小脚儿,瞧是哪个的脚小一些,我就挑中她。”
-  欧阳克笑道:“小王爷真是妙人!我瞧定是她的脚小。”说着在程瑶迦的下巴摸了一把,又道:“我有一门功夫,只消瞧了妞儿的脸蛋,就知她全身从上到下长得怎样。”-
杨康笑道:“佩服,佩服。我拜你为师,请你传了我这项绝技。”说着俯身到桌子底下。穆程二女都打定了主意,只待他伸手来摸,对准他太阳穴要害就是一脚。杨康笑道:“欧阳世兄,你再喝一碗酒,我就跟你说你猜得对不对。”欧阳克笑道:“好!”端起碗来。
-  杨康从桌底下斜眼上望,见他正仰起了头喝酒,蓦地从怀中取出一截铁枪的枪头,劲透臂,臂达腕,牙关紧咬,向前猛送,噗的一声,直刺入欧阳克小腹之中,没入五六寸深,随即一个筋斗翻出桌底。-
这一下变起仓促,黄蓉、穆念慈、陆冠英、程瑶迦全都一惊,只知异变已生,却没见到桌底下情状。欧阳克双臂急振,将穆程二女双双推下板凳,手中酒碗随即掷出,杨康低头避过,呛啷一响,那碗在地下碎成了千百片,足见这一掷力道大得惊人。-
杨康就地打滚,本拟滚出门去,哪知门口却为棺木阻住了。他翻身站起,回过头来,只见欧阳克双手撑住板凳,身子俯前,脸上似笑非笑,双目凝望自己,神色甚是怪异。杨康不由自主地打个寒噤,心中一万个地想要逃出店门,但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身子竟似僵住了一般,再也动弹不得。-
欧阳克仰天打个哈哈,笑道:“我姓欧阳的纵横半生,想不到今日死在你这小子手里,只是我心中实在不明白,小王爷,你为什么要杀我?”
-  杨康双足一点,身子跃起,要想逃到门外,再答他问话,人在半空,突觉身后劲风袭体,后颈已给一只钢钩般的手抓住,再也没法向前,腾的一下,与欧阳克同时坐在棺上。欧阳克道:“你不肯说,要我死不瞑目么?”-
杨康后颈要穴给他抓住,四肢俱不能动,已知万难幸免,冷笑道:“好吧,我对你说。你知她是谁?”说着向穆念慈一指。欧阳克转过头来,见穆念慈提刀在手,要待上前救援,却又怕他伤了杨康,关切之容,竟与适才程瑶迦对陆冠英一般无异,心中立时恍然,笑道:“她……她……”忽然咳嗽不断。-
杨康道:“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屡加戏侮,我岂能容你?”欧阳克笑道:“原来如此,咱们同赴阴世吧。”高举了手,咳嗽声中在杨康头顶虚拟一下,举掌便即拍落。
-  穆念慈大声惊叫,急步抢上相救,已自不及。杨康闭目待毙,只等他这掌拍将下来,哪知过了好一阵,头顶始终无何动静,睁开眼来,见欧阳克脸上笑容未敛,右掌仍然高举,抓住自己后颈的左手却已放松。他急挣跃开。欧阳克跌下棺盖,已气绝而毙。-
欧阳克死了之后,他的灵魂飘进了时空隧道内,而与此同时,那隧道内,几道巨大的能量飞入了欧阳克的脑海当中。
-  这几道强大的能量,第一道乃是武功,那是天龙八部里,逍遥派祖师逍遥子的武功,分别是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北冥神功、无相神功、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白虹掌力、凌波微步等等逍遥派绝学,外加逍遥子那雄厚无比的内力。
-  第二道能量,却是欧阳克体内多出了一股强大的生命力,这股生命力是永无止境的,可以让欧阳克长生不老,治好任何内伤毒伤,并且只要将这股生命力输入到别人的体内,如果是死人,只要尸体保存的相对完整就可以起死回生,活人的话,也可以治好任何伤势,断臂瞎眼,毒伤等等,还可以恢复青春,长生不老。
-  第三道能量,却是一种叫做天魔幻境的能量,具体是什么欧阳克还不知道,沉睡在自己的体内,似乎还无法运用。-
第四道能量,则是金庸十五部小说的所有剧情已经全部进入到了欧阳克的脑海中。-
第五道能量,却是欧阳克的身体里面拥有了韩柏那样的对女人有BUG一样吸引力的魔种,这种魔种专门为了刺激女人所用,甚至威力要比韩柏那个还要大得多。-
然后,欧阳克的身体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
-  这是一个架空的世界,此时是大宋开庆元年,蒙古大汗蒙哥即位的第九年。-
这个世界的中国格局跟以前不一样,当年北宋靖康之耻、岳飞北伐之前的剧情都跟历史上一样,但是岳飞死后那就不一样了。
-  在岳飞死了之后,就发生了不一样的改变了。
-  那是在岳飞死后的第二年,明教在当时的教主朱元璋的起事下,与北方将金国给击败了,把金人给赶回到了燕云十六州一带,之后建都开封,建立大明朝。-
而大明朝建立之后,则是和偏安的南宋一开始发生过纠葛,朱元璋希望击败宋国一统天下,但是最后南宋和金国迫于明朝的压力结盟,以至于朱元璋只能够放弃攻打南宋。-
朱元璋再把金人打回老家以后,女真人的爱新觉罗家族年仅二十岁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则趁机自立,占据了辽东一带,建立后金国,建都盛京,而完颜家族担心努尔哈赤和明朝联手,也就默许了他的自立。
-  而完颜家族则是建都燕云十六州的燕京。
-  而那个时候,世界格局变成了俄罗斯、大明朝、大宋朝、金国、后金,草原上的辽国契丹人(金人的盟友)、西夏国、大理国和吐蕃国。-
而三十六年前,蒙古人崛起,一举击败了大金国,后金国(当时改名大清了)爱新觉罗家族以努尔哈赤的儿子,大金的金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为首,投降了蒙古,因此蒙古把燕云十六州分封给了大清国,保留其帝位,而完颜家族的金国则被歼灭,这也是射雕英雄传开始的时候。
-  而此时,大明朝的皇帝是天启皇帝朱由校。
-  而十年之后,大明朝的皇帝是崇祯皇帝朱由检,而就在这一年,李自成攻破了开封,灭了大明,而这个时候镇守山海关的大明将军吴三桂打开山海关,放满人进关。-
当时的大清皇帝是爱新觉罗。福临,而摄政王为多尔衮,多尔衮有蒙古人支持,顺利灭了大明,之后进入了宋蒙(大清是蒙古的傀儡)的时代。
-  而吴三桂被封为平西王,地盘在开封。
-  这一年,是神雕侠侣剧情开始的前三年。
-  而之后,自然是郭靖黄蓉镇守襄阳,而杨过小龙女等也活跃在其中。
-  如今,到了开庆元年,世界格局变成了俄罗斯、大宋朝、草原上的辽国契丹人、西夏国、大理国和吐蕃国,此时的郭靖已经五十六岁了,黄蓉也已经五十三岁。-
江湖格局也是多彩多样的,正派江湖以全真教、少林、武当、峨眉、崆峒、青城、昆仑、五岳剑派和丐帮执掌,邪派则是以日月神教和明教势力最大。-
全真掌教为李志常,少林方丈为玄慈,武当掌门张三丰,峨眉灭绝师太,青城余沧海,五岳剑派中,除了华山派,其余四派不变,而华山派则分为三派,分别是剑宗、气宗和隐宗,剑宗掌门如今是鲜于通,气宗岳不群,隐宗为穆人清。
-  丐帮如今也是分裂的,分为南派丐帮和北派丐帮,南派主要在大宋活动,北派则是在北方的满清地盘,南派帮主是黄蓉,北派为萧峰。-
日月教教主为东方不败,明教则是教主阳顶天失踪,如今在分裂状态。
-  另外,如今的各国皇帝则是,大清为康熙皇帝,蒙古为蒙哥,大理皇帝是一灯的侄孙段正明,大宋为宋理宗,西夏为西夏皇帝李谅祚,辽国耶律洪基。
-  可以说,这是一个金庸武侠的混合世界……
-  ……-
大宋理宗皇帝开庆元年,是为蒙古大汗蒙哥接位后的第九年,时值三月残春,黄河北岸的风陵渡渡头扰攘一片,驴鸣马嘶,夹着人声车声,这几日天候乍暖乍寒,黄河先曾解了冻,但这日北风一刮,天时骤寒,忽然下雪,河水重又凝冰。冰虽不厚,但水面不能渡船,冰上又不能行车,许多要渡河南下的客人都给阻在风陵渡口,无法启程。风陵渡头虽有几家客店,但南下行旅源源不绝,不到半天,早住得满了,后来的客商已无处可以住宿。-
镇上最大的一家客店叫作“安渡老店”,取的是平安过渡的采头。这家客店客舍宽大,找不到店的商客便都涌来,因此分外拥挤。掌柜的费尽唇舌,每一间房中都挤了五六人,余下的二十来人委实无可安置,只得都在大堂上围坐。店伙搬开桌椅,在堂中生了一堆大火。门外北风呼啸,寒风挟雪,从门缝中挤将进来,吹得火堆时旺时暗。众客看来明日多半仍不能成行,眉间心头,均含愁意。-
天色渐暗,雪却越下越大,忽听得马蹄声响,三骑马急奔而至,停在客店门口。堂上一个老客皱眉道:“又有客人来了。”
-  果然听得一个女子声音说道:“掌柜的,给备两间宽敞干净的上房。”掌柜的陪笑道:“对不起您老,小店早住得满满的,委实腾不出地方来啦。”那女子说道:“好罢,那么便一间好了。”那掌柜道:“当真对不住,贵客光临,小店便要请也请不到,可是今儿实在是客人都住满了。”那女子挥动马鞭,啪的一声,在空中虚击一记,叱道:“废话!你开客店的,不备店房,又开甚么店?你叫人家让让不成么?多给你钱便是了。”说着便向堂上闯了进来。
-  众人见到这女子,眼前都斗然一亮,只见她年纪三十有余,杏脸桃腮,容颜端丽,身穿宝蓝色锦缎皮袄,领口处露出一块貂皮,服饰颇为华贵。这少妇身后跟着一男一女,都是十五六岁年纪,男的浓眉大眼,神情粗豪,女的却清雅秀丽。那少年和少女都穿淡绿缎子皮袄,少女颈中挂着一串明珠,每颗珠子都一般的小指头大小,发出淡淡光晕。众客商为这三人气势所慑,本在说话的人都住口不言,呆呆望着三人。
-  店伴躬身陪笑道:“奶奶,你瞧,这些客官们都是找不到店房的。你三位倘若不嫌委屈,小的让大家挪个地方,就在这儿烤烤火,胡乱将就一晚,明儿天时转暖,河面融了冰,说不定就能过河。”那少妇心中好不耐烦,但瞧这情景却也属实情,蹙起眉头不语。坐在火堆旁的一个中年妇人说道:“奶奶,你就坐在这儿,烤烤火,赶了寒气再说。”那美貌少妇道:“好,多谢你啦。”坐在那中年妇人身旁的男客赶紧向旁挪移,让出老大一片地方来。-
三人坐下不久,店伙在他们身前放下一张矮几,布上碗筷,再送上饭菜。菜肴倒也丰盛,鸡肉俱有,另有一大壶白酒。那美貌少妇酒量甚豪,喝了一碗又一碗,那少年和那文秀少女也陪着她喝些,听他三人称呼,乃是姊弟。那少年年纪似较少女为大,却叫她“二姊”。
-  众人围坐在火堆之旁,听着门外风声虎虎,一时都无睡意。-
便在此时,一阵马蹄声传来,一骑马停在了客店门口,众人一皱眉头,心知定然是又有客人来了。-
此时此刻,一人一马已经奔驰到了客栈门口,接着众人就看到,一个一身白衣,三十来岁的英俊男子走进了客栈当中。-
那英俊男子进来之后,直接说道:“掌柜,来一间宽敞的上房……”-
此时此刻,那店掌柜自然也是像是刚才那样,赔笑着上前对着那英俊男子说店中实在没有客房了,希望英俊男子可以在这里挤一下。-
那英俊男子淡淡一笑,此时点了点头,说道:“有劳你了……”-
而这男子,自然便是那欧阳克了,欧阳克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很快就完全吸纳了身体里面所有的武功,和其他的外挂,可以说在这个时候,得到逍遥子的武功的欧阳克已经成为了金庸小说里面最强大的高手了。-
欧阳克这番重生之后,他的心态也彻底改变了,想想在前世的时候,自己对黄蓉这妹子苦追不得,最后糊里糊涂死在了杨康那厮手上,实在是非常憋屈。
-  现如今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金庸世界的大杂烩的世界,欧阳克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重蹈覆辙?而根据自己的记忆,欧阳克倒是没想到,居然还有那么多美貌的女子,除了黄蓉,任盈盈、赵敏、小龙女、香香公主……想起了这些美人儿,欧阳克心里面的激动感,那自然是不用说了,既然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可就要好好享受了,不光自己心爱的蓉妹妹,就连其他的金庸美人儿,欧阳克此时此刻也必须要都弄到手。-
欧阳克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是在风陵渡口,而现在正好是大宋开庆元年,欧阳克自然是知道了,郭靖黄蓉的女儿郭芙和郭襄这个时候应该在风陵渡口的风陵老店,所以欧阳克这个时候赶紧去买了一匹马,然后立刻来到了风陵老店。
-  而此时,和那掌柜说了几句话之后,欧阳克进入店中,看着店堂当中的一众人,大部分人在欧阳克眼中可以说是形同无物,而只有三个人,此时吸引了眼前的欧阳克的瞩目。-
那自然就是郭靖黄蓉的三个儿女了,郭芙、郭襄和郭破虏。-
郭破虏长的神似郭靖,令欧阳克一见之下便是心生厌烦之色,而郭芙和郭襄两姐妹却登时是让欧阳克眼睛大亮,郭芙今年已经三十五岁,本身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熟妇时代,十多年的养尊处优令本就美貌如花的郭芙更是生有富态,白皙动人的肌肤犹如明月,一身紧身蓝衣,隐可凸显妇人那诱人的身姿,在欧阳克看来,郭芙和黄蓉长的有八分相似,虽然美貌比之黄蓉稍逊,可是此时此刻也依然是让欧阳克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而相比之下,郭芙的妹妹郭襄可就要比郭芙的美貌稍逊,可是却也是如花美眷,并且其眉目之间的温婉气息,却是黄蓉和郭芙身上都不具备了的。
-  欧阳克记得郭襄似乎长的是像黄蓉的母亲冯蘅,如此看来可以说是非常的不错啊!
-  “嘿嘿嘿……若是能将这对美貌的姐妹花和她们的母亲蓉妹妹一块儿弄上床,那才当真是人间极乐啊……”此时此刻的欧阳克心里如此这般的想道。-
而此时众人眼见欧阳克气度不凡,均感觉这人并非常人,当下主动有人让了座给欧阳克,欧阳克也是不在客气,直接就坐在了众人面前,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两位美人儿,越瞧越是满意,心中那股子对黄蓉的欲念,此时就想要发泄在这二女身上。
-  而这个时候的客栈里面的那些人已经开始谈论起了关于神雕侠的故事,欧阳克听到了神雕侠的名字,皱了皱眉头,自然知道,这个神雕侠就是杨过,也就是前世杀死自己的完颜康,也就是杨康的儿子,他和那个叫秦南琴的女人生的(欧阳克的记忆里,杨过母亲是秦南琴),哼,这个野种,这一次自己非要把他的女人给一起弄了不可。
-  而此时此刻,郭芙对什么所谓的神雕侠那自然是没什么兴趣,可是作为她的妹妹的郭襄,却是对所谓的神雕侠大为感兴趣,真恨不得自己立刻就能见到所谓的神雕大侠了。-
这个时候依然是和欧阳克的记忆里的情节是一样的,那就是那个西山一窟鬼之中的大头鬼出现了,然后提出要带郭襄去见神雕侠。-
而此时此刻,那大头鬼破门跃出,站在风雪当中,而郭芙怕那矮子出手伤了弟妹,抢上一步,挡在郭襄与郭破虏的身前。-
此时此刻的欧阳克看到这一幕,知道自己可必须要出手了,否则那可是让郭襄爱上了杨过,那可不妙。
-  更何况,欧阳克好久没碰女人了,郭芙郭襄宛如两个黄蓉一般,令欧阳克痴迷不已,外加也想试试看体内魔种之厉,于是这个时候,欧阳克便打算对这姐妹二人下手了!
-  当下,欧阳克忽然身形一跃,如鬼魅一般一下点了郭芙郭襄的穴道,然后将她姐妹二人一下扛在身上,身形一晃便从那破洞中离开了客栈。-
他这一下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场之人只觉眼前白影一晃,郭芙郭襄已经不见,均是相顾骇然,郭破虏更是完全傻了。